This publication uses cookies

We use functional and analytical cookies to improve our website. In addition, third parties place tracking cookies to display personalised advertisements on social media. By clicking accept you consent to the placement of these cookies.

Sluisweg 10 | 5145 PE Waalwijk | Netherlands +31 416 689 111
Contact us | stahl.com

欢迎您对本环境、社会和治理报告提出建议和反馈。点击此处分享您的意见。

主题

Michael Costello
斯塔尔环境、社会和治理总监

“我们一直积极寻找减排方法。2023年,斯塔尔新加坡生产基地安装了1800多块太阳能板,将其对主电网的依赖程度降低了40%,并减少了范围2温室气体排放量。”

应对气候变化是我们环境管理工作的重点。通过减少我们自身对环境的影响,同时与更广泛的化工行业价值链伙伴合作,帮助他们减少其碳足迹,我们的目标是将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的1.5˚C以内。

在未来几十年内,气候变化可能对我们的业务产生重大的影响。而无论是直接通过我们的生产活动,还是间接通过我们更广泛的价值链活动,我们都会对这一关键问题产生一定的贡献。通过将气候恢复力计划纳入斯塔尔战略,我们相信我们可以打造可持续未来,并成为推动行业采取气候行动的积极力量。

斯塔尔气候恢复力和适应性计划也说明了我们减缓气候风险的目标和具体方法。

气候行动

0.7%

0.6%

0.2%

0.4%

0.1%

8.9%

1%

1.6%

86.5%

已售产品的报废处理

下游运输及分销

员工通勤

商务旅行

运营中产生的废物

上游运输及分销

与燃料和能源相关的活动

资本货物

采购的商品和服务

2023

49%

189,811

0.4315

81,899

能源强度(MWh/吨)*

总产量

可再生能源份额

2022

38%

42%

229,533

193,917

0.4345

0.4466

86,594

99,722

2021

能源消耗

能源(MWh)

*强度与生产量有关(能源消耗/生产量)。

范围3各个类别的排放量

能源来源

3.8%

0.2%

1.9%

3%

5%

0.6%

15.4%

18.4%

23.2%

28.6%

可再生购电 23,395.86 MWh

液化石油气478.95 MWh

高速柴油(不包括用于FLT的汽油)-固定燃烧 2,458.25 MWh

燃油(用于供暖发电等)15,037.40 MWh

天然气(化石甲烷)
18,959.98 MWh

可再生自行发电 4,118,65 MWh

高速柴油(仅用于FLT的汽油)-移动燃烧 203.77 MWh

外购蒸汽 1,532.66 MWh

可再生农业煤球 12,637.23 MWh

外购电力-来源未知(灰色电力+可再生电力)
3,076.73 MWh

开展现场气候恢复力评估

斯塔尔持续监控气候变化对其设施的影响,并致力于具备应对潜在气候和天气事件的恢复力。2023年,我们开始采用一种新的方法,用于评估斯塔尔全球各地的风险,并制定相应的减缓行动措施和投资计划。

我们的方法是在斯塔尔的生产基地和卓越中心分别开展气候恢复力评估。这些评估基于可持续发展咨询公司ERM模拟研究的2030年和2050年潜在气候场景。这些场景涉及一系列与气候相关的物理风险,如酷热、严寒、洪水和缺水。

各个生产基地的评估由斯塔尔的地区生产基地团队使用Sphera软件完成。通过评估,斯塔尔可了解气候相关事件对每个生产基地的潜在影响,包括对生产基地基础设施和运营的影响,以及这些事件可能发生的时间范围。

为反映气候预测的变化,以及了解我们的生产基地可能发生的恶劣天气事件,2023年完成的风险评估将在未来几年内定期审查和更新。

Maarten Heijbroek
斯塔尔首席执行官

“对我们而言,使我们的减排目标符合《巴黎气候协定》的目标并获得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组织的验证,并非易事,需要整个价值链不断取得技术进步。目前,为实现我们的10年里程碑,我们已经与我们的上游伙伴达成了密切的合作。我们将在未来的环境、社会和治理报告中汇报进展情况。”

Dennis Koh
斯塔尔新加坡生产基地总经理

“我们一直积极寻找减排方法。2023年,斯塔尔新加坡生产基地安装了1800多块太阳能板,将其对主电网的依赖程度降低了40%,并减少了范围2温室气体排放量。”

[1] 目标边界包括来源于生物能源原料、生物质土壤相关的碳排放和碳去除

到2030年,将范围3温室气体的绝对排放量(来自上游采购的商品和服务)减少25%(以2021年为基准年)。

到2030年,将范围1和2温室气体的绝对排放量减少42%(以2021年为基准年)。[1]

打造可持续未来,成为推动行业采取气候行动的积极力量

成果

1) 减少直接和间接的温室气体排放

2) 确定范围3排放目标

3) 制定气候恢复力和适应性计划

4) 跟踪并报告目标的完成情况

方法

“应对气候变化是我们环境管理工作的重点。通过减少我们自身对环境的影响,同时与更广泛的化工行业价值链伙伴合作,帮助他们减少其碳足迹,我们的目标是将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的1.5˚C以内。”

Serena Portella

将全球气温升幅限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1.5℃以内

目标

范围3
630,557
98%

范围1
10,453
1.6%

范围2
2,127
0.3%

2023年范围1、2和3排放量 (tCO2e)

我们已将气候恢复力纳入我们的战略和运营中。2023年,我们开发了一个气候变化矩阵,可评估不同场景的气候风险,并计算其潜在的财务影响。

斯塔尔的气候恢复力和适应性计划可确保我们采取气候行动,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其围绕着以下两类风险制定:

气候恢复力和适应性计划

斯塔尔在外部顾问的帮助下重新评估了范围3各个类别的排放量。这使我们对范围3排放的产生方式有了更深入和准确的了解,并为我们制定范围3减排目标奠定了基础(见上文)。

优化计算和报告方法

《温室气体协议》是应用最为广泛的国际排放核算框架。它将温室气体排放分为三个“范围”。范围1排放为企业直接拥有或控制的排放源所产生的排放(如工厂和汽车的排放)。范围2排放为企业外购的电力、蒸汽、热力或冷力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范围3排放包括企业价值链上下游产生的所有其他间接排放。

例如,更多的极端天气事件可能对斯塔尔的生产基地和战略卓越中心产生影响。

包括政策(碳税、化石税)、声誉,以及与向低碳经济过渡有关的市场偏好、规范和技术的转变。

物理风险

过渡风险

范围3间接排放估计

差异

2023

-5.96%

-8%

3.32

630,557

二氧化碳强度–范围3(吨二氧化碳当量/吨产量)

2022

3.92

3.53

685,441

898,888

2021

二氧化碳排放–范围3(吨二氧化碳当量)

根据SBTi,企业需要基于两种温度路径来设置其减排目标:1)将全球气温升高的幅度控制在比工业化前高1.5°C的范围以内;2)将全球气温上升水平控制在远低于2°C。当前,斯塔尔的范围1和范围2目标符合1.5℃的路径,范围3目标符合2℃的路径。

为实现范围1、2和3的减排目标,斯塔尔已经制定了一项计划,并将定期对该计划进行跟踪和监测。我们正在采取的措施包括:

2030年ESG路线图

温室气体排放

可再生能源

2023年,可再生能源在斯塔尔整体能源结构中的占比达到了49%,与2022年相比增加了16%。这主要是因为我们进一步增加了太阳能板的安装以及持续推进了可再生能源电力的转型。在欧洲,我们所有的生产基地都实现了100%的绿色电力采购。在欧洲以外,我们在巴西和新加坡的生产基地也实现了100%的绿色电力采购。

斯塔尔制定了以科学为基础的近期温室气体减排目标。
这些目标于2023年通过了科学碳目标倡议组织(SBTi)的批准。这些目标要求斯塔尔:

斯塔尔减排目标通过SBTi的批准

2023 成果 (达到目标):
4个生产基地安装了太阳能板

2030 目标: 
6个生产基地使用现场可再生能源(至少占总能源的20%)

2023年,斯塔尔范围1的绝对排放量与2022年相比下降了12%,为10,453吨二氧化碳当量(2022年为11,852吨二氧化碳当量),主要原因在于能效的提高和产量的降低。

斯塔尔范围2的绝对排放量下降了54%,为2,127吨二氧化碳当量(2022年为4,617吨二氧化碳当量),主要原因是我们部署了太阳能板并使用了可再生能源。

斯塔尔的温室气体排放

为减少斯塔尔的范围1和2温室气体排放量,我们采取了以下行动:   

  • 继续在我们的生产基地获得可再生能源;

  • 提高锅炉、反应釜和冷凝器等设备的效率; 

  • 在可行的情况下实现能源和设备的电气化;

  • 在现场实现可再生能源发电,如2023年,我们已在巴西、墨西哥、印度和新加坡这四个斯塔尔生产基地安装了太阳能板。

为减少斯塔尔的范围3温室气体排放量,我们采取了以下行动:   

  • 用低碳原料(如可再生碳基原料)替代化石原料;

  • 在所有新产品开发过程中使用低碳原料;

  • 针对每种材料或类别成立“原料工作组”,其工作重点在于引进可取代高碳原料的特定低碳原料;

  • 根据经过验证的生命周期评估方法和Ecoinvent数据库,不断提高原料二氧化碳排放数据的质量;

  • 根据温室气体产生的影响(即采购量x排放系数),关注最主要的原料类别。

除生物性的二氧化碳排放以及各种温室气体交易(例如购买、出售或转让碳抵消量或配额),对于范围3的各个类别,我们使用“吨二氧化碳当量”为单位报告温室气体(CO2、CH4、N2O、HFC、PFC和SF6)的总排放量。

2023年,斯塔尔范围3排放的主要来源是采购的商品和服务(类别1),其中包括斯塔尔从其供应商采购的一切产品和服务。2023年范围3排放量减少(与2022年相比-8%)是因为采购的商品和服务减少、生命周期评估数据质量提高以及采购原料的碳足迹降低。斯塔尔在2023年收购了ICP Industrial Solutions Group,其相关排放量预计将在2024年报告。

管理价值链的间接排放(范围3)

上述范围1和2排放数据包括斯塔尔11个生产基地的排放量,不包括斯塔尔2023年收购的ICP Industrial Solutions Group生产基地的排放量。

注:2023年报告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不包括非生产基地(如办公室、实验室和家庭办公室)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2023年,斯塔尔扩大了现场可再生能源计划,在新加坡的生产基地安装了新的太阳能板。这是自2020年以来继巴西、墨西哥和印度生产基地后第四个安装太阳能板的斯塔尔生产基地。基于此,我们有望在2030年实现6个生产基地均由可再生能源供电的目标。

斯塔尔在意大利和墨西哥的生产基地于2023年完成了太阳能热水器的安装。与前几年相比,减少了这些生产基地为加热生产用水和卫生用水而使用的化石燃料的数量。

利用太阳能为我们的生产基地供电

应对气候问题是涂料和处理价值链中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头等大事。自2015年签署《巴黎协定》以来,斯塔尔已大幅减少了温室气体排放量(2015年至2021年,范围1和范围2温室气体的绝对排放量共减少了43%)。

2022年,斯塔尔向科学碳目标倡议组织(Science Based Targets initiative,SBTi)提交了雄心勃勃的减排目标。该目标已于2023年通过批准并在SBTi的官网进行公示。

然而,实现我们的减排目标将是一项极为严峻的挑战,因为我们价值链中的许多活动都发生在上游,不在我们的直接影响范围之内。不过,为了实现相关目标,我们已经奠定了必要的坚实基础。

作为可再生碳倡议(RCI)的创始成员,我们可在支持化学品价值链的脱碳和向可再生原料的过渡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我们投入大量资源,通过生命周期评估(LCA)方法量化我们原料和产品的碳足迹;为我们的低碳技术材料获得最相关的供应链认证,如RedCert²和ISCC PLUS。

在这一稳固的基础上,我们设定了关键里程碑,目标十分明确。2030年将是斯塔尔成立的100周年,也将是我们通往2030年环境、社会和治理路线图的终点,届时我们预计将实现我们的中期环境、社会和治理目标。更重要的是,在2030年,我们希望以斯塔尔为推动力,帮助更多的化工行业参与者在脱碳方面取得比前30年更大的进展。

在这一过程中,协作将是关键。我们相信,通过整个价值链的共同努力,化工行业将有望减缓气候变化,成为扭转全球变暖趋势的一大助力,可逐步减少环境影响并保护生物多样性。

这一章节将主要关注我们气候目标的实现情况,以及我们最近为减少斯塔尔及其价值链合作伙伴的环境影响所做的具体工作。

携手降低我们的环境影响

斯塔尔的能源消耗情况主要与生产特种涂料和处理产品的生产工艺有关。为此,我们继续投资于更清洁的可再生能源,并进一步减少我们的能源消耗。其中,最有可能大幅度减少我们温室气体排放的领域与原料采购有关。

能源和排放
能源和排放

Sluisweg 10 | 5145 PE Waalwijk | Netherlands +31 416 689 111
Contact us | stahl.com

欢迎您对本环境、社会和治理报告提出建议和反馈。点击此处分享您的意见。

“我们一直积极寻找减排方法。2023年,斯塔尔新加坡生产基地安装了1800多块太阳能板,将其对主电网的依赖程度降低了40%,并减少了范围2温室气体排放量。”

Michael Costello
斯塔尔环境、社会和治理总监

开展现场气候恢复力评估

斯塔尔持续监控气候变化对其设施的影响,并致力于具备应对潜在气候和天气事件的恢复力。2023年,我们开始采用一种新的方法,用于评估斯塔尔全球各地的风险,并制定相应的减缓行动措施和投资计划。

我们的方法是在斯塔尔的生产基地和卓越中心分别开展气候恢复力评估。这些评估基于可持续发展咨询公司ERM模拟研究的2030年和2050年潜在气候场景。这些场景涉及一系列与气候相关的物理风险,如酷热、严寒、洪水和缺水。

各个生产基地的评估由斯塔尔的地区生产基地团队使用Sphera软件完成。通过评估,斯塔尔可了解气候相关事件对每个生产基地的潜在影响,包括对生产基地基础设施和运营的影响,以及这些事件可能发生的时间范围。

为反映气候预测的变化,以及了解我们的生产基地可能发生的恶劣天气事件,2023年完成的风险评估将在未来几年内定期审查和更新。

我们已将气候恢复力纳入我们的战略和运营中。2023年,我们开发了一个气候变化矩阵,可评估不同场景的气候风险,并计算其潜在的财务影响。

例如,更多的极端天气事件可能对斯塔尔的生产基地和战略卓越中心产生影响。

包括政策(碳税、化石税)、声誉,以及与向低碳经济过渡有关的市场偏好、规范和技术的转变。

物理风险

过渡风险

“应对气候变化是我们环境管理工作的重点。通过减少我们自身对环境的影响,同时与更广泛的化工行业价值链伙伴合作,帮助他们减少其碳足迹,我们的目标是将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的1.5˚C以内。”

Serena Portella

斯塔尔的气候恢复力和适应性计划可确保我们采取气候行动,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其围绕着以下两类风险制定:

气候恢复力和适应性计划

应对气候变化是我们环境管理工作的重点。通过减少我们自身对环境的影响,同时与更广泛的化工行业价值链伙伴合作,帮助他们减少其碳足迹,我们的目标是将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的1.5˚C以内。

打造可持续未来,成为推动行业采取气候行动的积极力量

成果

1) 减少直接和间接的温室气体排放

2) 确定范围3排放目标

3) 制定气候恢复力和适应性计划

4) 跟踪并报告目标的完成情况

方法

将全球气温升幅限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1.5℃以内

目标

在未来几十年内,气候变化可能对我们的业务产生重大的影响。而无论是直接通过我们的生产活动,还是间接通过我们更广泛的价值链活动,我们都会对这一关键问题产生一定的贡献。通过将气候恢复力计划纳入斯塔尔战略,我们相信我们可以打造可持续未来,并成为推动行业采取气候行动的积极力量。

斯塔尔气候恢复力和适应性计划也说明了我们减缓气候风险的目标和具体方法。

气候行动

Maarten Heijbroek
斯塔尔首席执行官

“对我们而言,使我们的减排目标符合《巴黎气候协定》的目标并获得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组织的验证,并非易事,需要整个价值链不断取得技术进步。目前,为实现我们的10年里程碑,我们已经与我们的上游伙伴达成了密切的合作。我们将在未来的环境、社会和治理报告中汇报进展情况。”

斯塔尔在外部顾问的帮助下重新评估了范围3各个类别的排放量。这使我们对范围3排放的产生方式有了更深入和准确的了解,并为我们制定范围3减排目标奠定了基础(见上文)。

优化计算和报告方法

0.7%

0.6%

0.2%

0.4%

0.1%

8.9%

1%

1.6%

86.5%

已售产品的报废处理

员工通勤

下游运输及分销

运营中产生的废物

上游运输及分销

与燃料和能源相关的活动

采购的商品和服务

商务旅行

资本货物

范围3各个类别的排放量

除生物性的二氧化碳排放以及各种温室气体交易(例如购买、出售或转让碳抵消量或配额),对于范围3的各个类别,我们使用“吨二氧化碳当量”为单位报告温室气体(CO2、CH4、N2O、HFC、PFC和SF6)的总排放量。

2023年,斯塔尔范围3排放的主要来源是采购的商品和服务(类别1),其中包括斯塔尔从其供应商采购的一切产品和服务。2023年范围3排放量减少(与2022年相比-8%)是因为采购的商品和服务减少、生命周期评估数据质量提高以及采购原料的碳足迹降低。斯塔尔在2023年收购了ICP Industrial Solutions Group,其相关排放量预计将在2024年报告。

二氧化碳强度–范围3(吨二氧化碳当量/吨产量)

二氧化碳排放–范围3(吨二氧化碳当量)

范围3间接排放估计

2021

3.92

898,888

范围3间接排放估计

2022

3.53

685,441

二氧化碳强度–范围3(吨二氧化碳当量/吨产量)

二氧化碳排放–范围3(吨二氧化碳当量)

二氧化碳强度–范围3(吨二氧化碳当量/吨产量)

二氧化碳排放–范围3(吨二氧化碳当量)

差异

-5,96%

-8%

范围3间接排放估计

2023

3.32

630,557

二氧化碳强度–范围3(吨二氧化碳当量/吨产量)

二氧化碳排放–范围3(吨二氧化碳当量)

2023年范围1、2和3排放量 (tCO2e)

范围3
630,557
98%

范围1
10,453
1.6%

范围2
2,127
0.3%

[1] 目标边界包括来源于生物能源原料、生物质土壤相关的碳排放和碳去除

到2030年,将范围3温室气体的绝对排放量(来自上游采购的商品和服务)减少25%(以2021年为基准年)。

2030 目标: 
6个生产基地使用现场可再生能源(至少占总能源的20%)

2023 成果 (达到目标):
4个生产基地安装了太阳能板

到2030年,将范围1和2温室气体的绝对排放量减少42%(以2021年为基准年)。[1]

3.8%

0.2%

1.9%

3%

5%

15.4%

18.4%

23.2%

28.6%

28.6%

可再生购电 23,395.86 MWh

0,6%

液化石油气478.95 MWh

3%

高速柴油(不包括用于FLT的汽油)-固定燃烧 2,458.25 MWh

18,4%

燃油(用于供暖发电等)15,037.40 MWh

23,2%

天然气(化石甲烷)
18,959.98 MWh

5%

可再生自行发电 4,118,65 MWh

0,2%

高速柴油(仅用于FLT的汽油)-移动燃烧 203.77 MWh

1,9%

外购蒸汽 1,532.66 MWh

15,4%

可再生农业煤球 12,637.23 MWh

3,8%

外购电力-来源未知(灰色电力+可再生电力)
3,076.73 MWh

Energy sources

Dennis Koh
斯塔尔新加坡生产基地总经理

“我们一直积极寻找减排方法。2023年,斯塔尔新加坡生产基地安装了1800多块太阳能板,将其对主电网的依赖程度降低了40%,并减少了范围2温室气体排放量。”

能源强度(MWh/吨)*

总产量

可再生能源份额

能源(MWh)

2021

38%

229,533

0.4345

99,722

能源强度(MWh/吨)*

总产量

可再生能源份额

能源(MWh)

2022

42%

193,917

0.4466

86,594

2023

49%

189,811

0.4315

81,899

能源强度(MWh/吨)*

总产量

可再生能源份额

能源(MWh)

能源消耗

*强度与生产量有关(能源消耗/生产量)。

2023年,斯塔尔扩大了现场可再生能源计划,在新加坡的生产基地安装了新的太阳能板。这是自2020年以来继巴西、墨西哥和印度生产基地后第四个安装太阳能板的斯塔尔生产基地。基于此,我们有望在2030年实现6个生产基地均由可再生能源供电的目标。

斯塔尔在意大利和墨西哥的生产基地于2023年完成了太阳能热水器的安装。与前几年相比,减少了这些生产基地为加热生产用水和卫生用水而使用的化石燃料的数量。

利用太阳能为我们的生产基地供电

《温室气体协议》是应用最为广泛的国际排放核算框架。它将温室气体排放分为三个“范围”。范围1排放为企业直接拥有或控制的排放源所产生的排放(如工厂和汽车的排放)。范围2排放为企业外购的电力、蒸汽、热力或冷力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范围3排放包括企业价值链上下游产生的所有其他间接排放。

管理价值链的间接排放(范围3)

可再生能源

2023年,可再生能源在斯塔尔整体能源结构中的占比达到了49%,与2022年相比增加了16%。这主要是因为我们进一步增加了太阳能板的安装以及持续推进了可再生能源电力的转型。在欧洲,我们所有的生产基地都实现了100%的绿色电力采购。在欧洲以外,我们在巴西和新加坡的生产基地也实现了100%的绿色电力采购。

上述范围1和2排放数据包括斯塔尔11个生产基地的排放量,不包括斯塔尔2023年收购的ICP Industrial Solutions Group生产基地的排放量。

注:2023年报告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不包括非生产基地(如办公室、实验室和家庭办公室)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为减少斯塔尔的范围1和2温室气体排放量,我们采取了以下行动:   

  • 继续在我们的生产基地获得可再生能源;

  • 提高锅炉、反应釜和冷凝器等设备的效率; 

  • 在可行的情况下实现能源和设备的电气化;

  • 在现场实现可再生能源发电,如2023年,我们已在巴西、墨西哥、印度和新加坡这四个斯塔尔生产基地安装了太阳能板。

为减少斯塔尔的范围3温室气体排放量,我们采取了以下行动:   

  • 用低碳原料(如可再生碳基原料)替代化石原料;

  • 在所有新产品开发过程中使用低碳原料;

  • 针对每种材料或类别成立“原料工作组”,其工作重点在于引进可取代高碳原料的特定低碳原料;

  • 根据经过验证的生命周期评估方法和Ecoinvent数据库,不断提高原料二氧化碳排放数据的质量;

  • 根据温室气体产生的影响(即采购量x排放系数),关注最主要的原料类别。

2023年,斯塔尔范围1的绝对排放量与2022年相比下降了12%,为10,453吨二氧化碳当量(2022年为11,852吨二氧化碳当量),主要原因在于能效的提高和产量的降低。

斯塔尔范围2的绝对排放量下降了54%,为2,127吨二氧化碳当量(2022年为4,617吨二氧化碳当量),主要原因是我们部署了太阳能板并使用了可再生能源。

斯塔尔的温室气体排放

斯塔尔的温室气体排放

斯塔尔的温室气体排放

温室气体排放

根据SBTi,企业需要基于两种温度路径来设置其减排目标:1)将全球气温升高的幅度控制在比工业化前高1.5°C的范围以内;2)将全球气温上升水平控制在远低于2°C。当前,斯塔尔的范围1和范围2目标符合1.5℃的路径,范围3目标符合2℃的路径。

为实现范围1、2和3的减排目标,斯塔尔已经制定了一项计划,并将定期对该计划进行跟踪和监测。我们正在采取的措施包括:

斯塔尔的能源消耗情况主要与生产特种涂料和处理产品的生产工艺有关。为此,我们继续投资于更清洁的可再生能源,并进一步减少我们的能源消耗。其中,最有可能大幅度减少我们温室气体排放的领域与原料采购有关。

能源和排放

斯塔尔制定了以科学为基础的近期温室气体减排目标。
这些目标于2023年通过了科学碳目标倡议组织(SBTi)的批准。这些目标要求斯塔尔:

斯塔尔减排目标通过SBTi的批准

应对气候问题是涂料和处理价值链中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头等大事。自2015年签署《巴黎协定》以来,斯塔尔已大幅减少了温室气体排放量(2015年至2021年,范围1和范围2温室气体的绝对排放量共减少了43%)。

2022年,斯塔尔向科学碳目标倡议组织(Science Based Targets initiative,SBTi)提交了雄心勃勃的减排目标。该目标已于2023年通过批准并在SBTi的官网进行公示。

然而,实现我们的减排目标将是一项极为严峻的挑战,因为我们价值链中的许多活动都发生在上游,不在我们的直接影响范围之内。不过,为了实现相关目标,我们已经奠定了必要的坚实基础。

作为可再生碳倡议(RCI)的创始成员,我们可在支持化学品价值链的脱碳和向可再生原料的过渡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我们投入大量资源,通过生命周期评估(LCA)方法量化我们原料和产品的碳足迹;为我们的低碳技术材料获得最相关的供应链认证,如RedCert²和ISCC PLUS。

在这一稳固的基础上,我们设定了关键里程碑,目标十分明确。2030年将是斯塔尔成立的100周年,也将是我们通往2030年环境、社会和治理路线图的终点,届时我们预计将实现我们的中期环境、社会和治理目标。更重要的是,在2030年,我们希望以斯塔尔为推动力,帮助更多的化工行业参与者在脱碳方面取得比前30年更大的进展。

在这一过程中,协作将是关键。我们相信,通过整个价值链的共同努力,化工行业将有望减缓气候变化,成为扭转全球变暖趋势的一大助力,可逐步减少环境影响并保护生物多样性。

这一章节将主要关注我们气候目标的实现情况,以及我们最近为减少斯塔尔及其价值链合作伙伴的环境影响所做的具体工作。

携手降低我们的环境影响

主题

能源和排放